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超级3d过滤缩水工具
婦好鸮尊
發布日期:2012-06-18

器物名稱:婦好鸮尊

所處時代:商代晚期

器物規格:通高46.3厘米,口長16.4厘米,足高13.2厘米,蓋高13.4厘米,重16千克

出土時間:1976年

出土地點:河南安陽殷墟小屯宮殿宗廟遺址西南側婦好墓

?

婦好鸮(xiāo)尊——1976年出土于安陽殷墟婦好墓。

婦好墓是目前在殷墟發現的唯一一座不曾被盜掘過的商王室貴族大墓,也是中國迄今發現的、能夠確切斷定墓主人身份的年代最早的一座大墓。

婦好墓是人類文明的寶藏。

婦好墓出土隨葬器物1928件,其中銅器468件,總重量約1625公斤;玉器755件,有和田玉、獨山玉、岫巖玉等;骨器564件;陶器11件;石器63件;寶石制品47件;象牙制品3件;蚌器15件。此外,還有紅螺2件、阿拉伯綬貝1件及6820個來自南海的貨貝。

在如此琳瑯滿目的寶藏中,婦好鸮尊“脫穎而出”——著名考古學家鄭振香認為,婦好鸮尊是寶藏中的寶藏!

婦好鸮尊為什么會享有如此高貴的地位?

要回答這個問題,那就先將婦好鸮尊“拆解”為:婦好—鸮尊。

婦好,是商王朝晚期一代雄主武丁之妻。武丁以其赫赫武功,扭轉了商朝一度衰落的國運,史稱“武丁中興”。卜辭記載:武丁征伐的邦國,有81個;除主要用兵于西北的“鬼方”,南面的荊楚、巴族外,還對東方等地發動過大規模的戰爭;作為武丁的妻子,婦好在當時非常活躍,不僅主持各種王室典禮,而且經常受命于王,統帥軍隊征伐四方;在戰爭中,她多次大獲全勝,受到武丁的嘉獎——婦好墓中,出土龍紋大鉞、虎紋大鉞各一件,重8-9公斤;鉞是那個時代軍權的象征,約略相當于此后的尚方寶劍;能操持如此沉重的兵器征戰疆場,其巾幗風姿,自當威風凜凜;也因此,婦好被當下學者稱為“中華第一女將”!

既然鉞是軍權的象征,那龍紋、虎紋大鉞為什么反不敵婦好鸮尊呢?何況,這兩件青銅大鉞刃部加鐵(隕鐵),是中國最早用鐵的器物!

青銅大鉞不但是中國用鐵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更與“華夏第一女將”婦好的身份相吻合。如此這般,為什么青銅大鉞不能在婦好墓寶藏中占據鰲頭,而婦好鸮尊卻是其寶藏中的寶藏呢?那就讓我們看看什么是鸮。

鸮,又叫貓頭鷹,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貓的頭,鷹的身子,是獸與禽的不和諧搭配。因為奇怪,所以詭異。它的嘯叫,讓人毛骨悚然;它的眼珠,黃黝黝圓滾滾的,古怪神秘。

在中國,貓頭鷹又被稱作“夜貓子”,是一種兇兆。在當代,無論是西方人還是東方人,都很討厭“夜貓子”。

在古代西方,貓頭鷹被視為智慧的象征,是雅典娜的愛鳥;它那深不可測的眼神,仿佛能夠看穿一切神秘。在古代中國,貓頭鷹被視為戰爭之神,是婦好乃至國王、將軍們的愛物;它晝伏夜出的天性、擊而必中的本領,自然讓其成為“戰神”的象征。

著名考古學家李濟在他的史學名著《安陽》一書中說:在殷墟發掘出一個可能是戰俘被殺后用以獻祭的頭骨坑,經分析,里面有的類似蒙古人種(可能是北方匈奴的先祖),有的類似東南亞人種(可能是南方土著的先民),甚至有高加索人種(即純種白人,可能是中亞諸國的先民)。李濟特別指出:在殷商時代,在中華民族奠基之時,河套地區生活著一個強大的族群(可能就是“鬼方”);于此之際,殷商對“鬼方”的勝利,對中華民族的形成,當然至關重要。而這場戰爭的統帥,就是甲骨文中所說的領兵三千、討伐鬼方羌人的婦好。這場戰爭,是殷商時期規模最大的一場戰爭,婦好一役而畢全功,取得了最后也是最徹底的勝利。這是一場奠定中國文明歷史進程的大決戰,其劃時代意義,并不亞于傳說中的黃帝與蚩尤之戰,李濟先生直呼其為中華民族的保衛戰!

放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作為戰神象征的婦好鸮尊,其神圣自尊,就躍出東方地平線,光照千秋。

尊,是一種盛酒禮器,而婦好鸮尊不但是最早的鸮形酒器,而且造型完美。頭高昂,兩眼圓瞪,寬喙,雙翅并攏垂地與粗壯的雙足形成三點一面,其雄渾厚重,神態莊嚴,無愧于戰神之稱號。

婦好鸮尊,是河南博物院的鎮院之寶,是河南博物院建院八十周年“九大鎮院之寶”的必選寶藏。

“婦好鸮尊,是從水里打撈出來的。”鄭振香研究員說,“鸮尊安置在婦好墓墓底,墓底距墓口7.5米,已經深入水下1.3米。盡管當時我們調過水泵抽水,但豈料水越抽越多,根本抽不干凈。在這種情況下,為了確保國寶的安全,我們就只好下去摸國寶、撈寶藏。”

由于是“水下發掘”,器物上滿是泥水。“剛從下面吊上來的時候,鸮尊模糊不清,只有個大致的輪廓,看上去好像站立的動物。”主持婦好墓發掘的鄭振香研究員回憶說,“其他的器物,如司母辛鼎等,以前大家都見過與之類似的東西,沒有什么陌生感。但這個像動物的器物,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動物?大家都不知道!因為好奇,刷洗器物時,我們先刷的,就是這兩件東西。這兩件器物,在水下前后排列,成雙成對。30多年過去了,對此,我記憶猶新。

“器物主體部分大體完整,與此類似的器物,從前也在圖書上看到過,不過時代要晚得多。于是,這兩件器物也就有了自己的名字——‘鸮尊’。之后,在研究器物時發現口下內壁上有‘婦好’銘文,于是我們便正式把它們命名為‘婦好鸮尊’。”

這時的“婦好鸮尊”,缺少半個“腦瓜”——這兩只“貓頭鷹”,還沒“生”出后腦勺!

考古學家以為,鸮尊頂部的上后方,就該是敞口的。“這樣的話,可流入液體,就是酒呀!”鄭振香說。

但考古學家對合青銅殘件時,發現了兩個近似半圓形的器物,它們形狀、大小相似。對合者都在思索:這兩件器物是做什么用的呢?

說法五花八門。很長時間,問題難以得到合理的解釋。這時,家住殷墟附近小屯村的一位樸實的老工人說:“這兩個半圓形的東西,可能是那兩件‘貓頭鷹’頭上的蓋子!”

考古學家覺得老人的解釋頗有道理,于是從倉庫里取出那兩件鸮尊,予以驗證。

“恰好那兩個器物,能分別與兩件尊的器口相吻合。蓋子加在頂部后,‘貓頭鷹’才有了個完整的腦瓜。此時的‘貓頭鷹’,頭呈弧形,再襯以蓋上的裝飾立鳥(躲在大貓頭鷹耳朵后面的一只小貓頭鷹)、夔龍(尊蓋的龍形把鈕),鸮尊這才完美無缺。此時,再看鸮尊,雙眼圓瞪,雙腿粗壯,雙耳聳豎,喙寬尾斂,挺胸昂首,傲視天下,雄健剛毅,堪為‘戰神’。”

貓頭鷹視野開闊,甚至可以把頭扭過180度,越過肩膀觀察環境;它翅膀寬大,羽毛的邊上有天鵝絨般密生羽絨,能使其飛行無聲;它晝伏夜出,以鼠類為主食,為農林益鳥。貓頭鷹夜視能力更強,耳的上方羽簇直立,其功能是集中聲音。貓頭鷹兩側耳孔開口位置不對稱,兩耳對頻率不同的聲音敏感程度不同,因此可同時在兩個平面上定位聲源。科學家曾就貓頭鷹捉殺老鼠的過程,做過一項科學實驗:把貓頭鷹關在一個全黑的房間里,用紅外攝影設備觀察它的殺鼠行動。實驗做得非常巧妙。室內除地面上撒下一些碎紙條外,沒有其他任何東西。實驗開始,鳥類學家把一只老鼠放入實驗室,開始錄像。從錄像上發現,只要老鼠一踏響地面的碎紙,貓頭鷹就能快速、準確地抓獲它——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環境中,貓頭鷹的聽覺,起的是定位作用;它的無聲出擊,讓貓頭鷹的進攻更具“閃電戰”效果。

貓頭鷹是世界上最安靜的飛行鳥,它晝伏夜出,對于它的獵物來說,有時甚至是無聲的——現代科學實驗,也許能讓我們更加清楚地知道,商代中國為什么會把貓頭鷹視為“戰神”,婦好尊為什么會是河南博物院建院八十周年“九大鎮院之寶”之一。

武丁“雙后”青銅“雙曜”

說到婦好鸮尊,不能不說司母戊大方鼎。

在婦好墓中,與婦好鸮尊同時出土的還有兩件司母辛大方鼎。由此,科學家斷定:“司母辛”是婦好的廟號。

與“司母辛”一樣,“司母戊”也是廟號。如此,我們不禁要問:“司母戊”是誰呢?

解讀甲骨文祭祀譜,科學家們發現,武丁有三位法定配偶,分別是:妣戊、妣辛、妣癸。“由于‘司母辛’銘銅器與‘婦好’銘銅器大量共存于一墓之中,我們推測,兩者當是一人。這就是說,‘婦好’是墓主之名,‘辛’是她的廟號,‘妣辛’是武丁子輩對其法定配偶‘辛’的稱謂。這一發現,為解決卜辭中‘婦好’與‘妣辛’的關系問題提供了重要依據。”鄭振香說。

順著這一思路,科學家對司母戊大方鼎與司母辛大方鼎的成分進行了分析,發現它們的合金配比驚人相似,可能是同一時代生產的器物。而從形制上看,考古學家早已斷定,兩者是同一時期的器物。

由此,再結合武丁有三位法定配偶,即妣戊、妣辛、妣癸,可以推斷:“戊”,就是“妣戊”,司母戊大方鼎就是為祭祀武丁的這位廟號是‘戊’的法定配偶,由武丁子輩鑄造的。

但問題又來了——司母戊大方鼎出土于王陵區,考古發現“戊”的墓葬規格,僅僅次于商王墓。

為什么“戊”的墓葬會享有如此高的規格?司母辛大方鼎128公斤,司母戊大方鼎832.84公斤,同是武丁的法定配偶,差別咋就這么大呢?何況,婦好是當時赫赫有名的女將軍,從甲骨文上也能讀出婦好是武丁的最愛,而對“戊”,卻沒有太多的記載。

既然婦好是武丁的最愛,“戊”能入王陵,那婦好為什么未入王陵呢?

《周禮·冢人》云:“凡死于兵者,不入兆域。”

難道婦好是非正常死亡?是戰死或戰傷復發而亡?甲骨文零星記載,曰:“……出貞……王……于母辛……百宰……血。”

難道武丁在用仇敵的鮮血,來祭奠自己的亡妻?婦好墓離類似祭壇的殷墟建筑最近,難道這也是一種刻意的安排?

另一甲骨卜辭上還寫道:婦好要分娩了,不好。三旬又一日,甲寅日分娩,一定不好。女孩。

難道婦好死于難產?

無論怎么說,婦好33歲英年而亡,相對于她享國長達59年的夫君武丁,確實太短壽了。

也許因先武丁而亡,婦好未入王陵?也許因婦好的孩子未能繼承王位,盡管武丁很愛她,武丁子輩也在祭祀她,但卻不如祭祀自己的母親那么隆重,司母戊大方鼎才比司母辛大方鼎重了將近6倍——主持祭祀武丁三位法定配偶的,是“戊”的兒子,當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國之大事,在祀在戎。”無論怎么說,司母戊大方鼎是青銅時代留給我們的第一“祀”器,婦好鸮尊則是第一“戎”器。

婦好鸮尊兩件一雙,現已“分家”:一在中國國家博物館,一在河南博物院。

?

【專家點評】

點評專家: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鄭振香

就婦好鸮尊的造型、紋飾而言,它是婦好墓所出468件青銅器中的精品。它造型新穎,各部位紋飾和諧,頭部羽紋動感尤烈,予觀者以扶搖直上八萬里的藝術感染力,無愧于戰神之美譽。

單就婦好鸮尊而言,它呈現出商文化刻意創新、追求完美的精神。而就婦好墓出土的青銅禮器、武器群而言,它們是商代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體現,是“國之大事,在祀在戎”的物質載體,是中國青銅時代發展到一個新的高峰的物質證明。

婦好墓出土器物整理基本完畢后,首先請郭沫若先生欣賞的一件器物,就是婦好鸮尊。郭沫若先生見到婦好鸮尊后,非常興奮。他審視良久,在場的同志拍下了他細心觀察婦好鸮尊的歷史瞬間。郭沫若先生認為,甲骨文中的“”字,像“鷹瞵視”之形。據此,有研究者甚至認為,商族族源神話“天命玄鳥,降而生商”中的“玄鳥”,實際上就是商人祖先神的化身——鴟神;而甲骨文中發現的“商”字,即為鴟銳目之造型——此正所謂“鴟目虎吻”“鴟視狼顧”也。這不但道出了鴟與商的不解之緣,也解釋了婦好墓為什么會隨葬尊禮器。如今,貓頭鷹雖然被視為不祥的惡鳥,但鴟尾、鴟吻還活在中國古典建筑的屋脊的兩端,是必不可少的建筑構件與裝飾器物。

【打印此頁】 【關閉窗口】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pvc扑克牌 华宇彩票app 广东快乐8开奖结果 vr赛车 天津时时多久开一期 广东南粤通app下载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14场一等奖 3d2018年开奖结果及走势图 东方6十1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