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超级3d过滤缩水工具
云紋銅禁
發布日期:2013-06-28

器物名稱:云紋銅禁

所處時代:春秋時期

器物規格:縱長131厘米,橫長67.6厘米,高28.8厘米,身寬46厘米,重94.2千克

出土時間:1978年

出土地點:河南省淅川下寺春秋楚墓

?

楚國為什么敢問鼎中原,請看云紋銅禁。楚國為什么會一敗再敗,請看云紋銅禁。作為中國人,你到河南博物院,想看就能看云紋銅禁;作為外國人,要看云紋銅禁,必須先到中國。

2002年1月,國家文物局發布《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規定中國64件文物永久不準出國(境)展覽,云紋銅禁名列其中。在這個《禁止目錄》中,涉及河南博物院的藏品共有兩件,另一件就是蓮鶴方壺;涉及河南的文物,有彩繪鸛魚石斧圖陶缸、司母戊大方鼎等。其中彩繪鸛魚石斧圖陶缸在《禁止目錄》中位列“榜首”,現藏中國國家博物館。12月6日,彩繪鸛魚石斧圖陶缸回家探親,在河南博物院慶祝建院80周年《國家寶藏》特展中與父老鄉親見面,一展“中國畫鼻祖”之華彩。

禁,是承置酒器的案具,起于西周初年,滅于戰國時代。之所以稱“禁”,蓋因周人總結夏、商兩代滅亡之因,均在嗜酒無度。

在中國歷史上,禹可能是最早提出禁酒的帝王,相傳“帝女令儀狄作酒而美,進之禹,禹飲而甘之,遂疏儀狄而絕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夏、商兩代末君,都因沉湎于酒而國家破亡。周鑒于此,發布了中國最早的禁酒令《酒誥》,其中規定:王公諸侯不準非禮飲酒,只有祭祀時方能飲酒;民眾聚飲,押解京城處以死刑;不照禁令行事執法者,同樣治以死罪……在這種情況下,王公諸侯雖在祭祀時可以飲酒,甚至違法飲酒,但承置酒器的案具卻烙下中國第一個“禁酒”時代的印痕——名曰“酒禁”。

“酒禁”不像其他酒器,所見甚少。“我所知道的,約略只有三件。解放前出土的,有兩件,一件在美國紐約市博物館,一件在天津歷史博物館;解放后,發現一件,就在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趙世綱研究員說,“但那兩件,是沒法與云紋銅禁同日而語的。云紋銅禁1米多長,霸氣十足,主人是楚國令尹子庚,也就是那位敢于‘問鼎中原’的楚莊王的兒子。”

令尹約略相當于宰相。楚莊王之后,楚國除葉公子高(就是那位好龍的葉公)因平定叛亂有功,出任令尹外,令尹一職全由王室公子壟斷著。此外,司馬(軍事長官)、縣尹(地方長官)等重要職位,也主要由公子擔當。由此,楚國形成一個以王室公子為主的政府統治集團,楚國進入“公子執政”時代。公子執政,群龍共舞,以致到了楚莊王的接班人楚共王,其立儲都不得不像摸彩票一般,問起“鬼神”。楚國王子勢強逼主,叛亂殺王事件更是不時發生,時人曰:“國多寵而王弱,國不可為也!”

“云紋銅禁”霸氣十足,但它不過是楚莊王的兒子、楚共王的司馬、楚康王的令尹——子庚的隨葬品。子庚墓出土器物,無論數量還是鑄造水準,都十分驚人——它是目前發現的楚墓中年代最早、等級最高、隨葬品最豐富的一座墓葬,其中收藏在河南博物院的王孫誥編鐘,一套26枚,是中國所見編鐘中數量最多、規模最大、音域最廣、音色最好、制作最精的一套編鐘;而云紋銅禁,更是該墓出土的最為攝人心魄的藝術杰作。

公子執政,楚國將相之才背井離鄉,如伍子胥、范蠡、文種、李斯等;禮樂之法混亂,政治變革滯后,讓貌似強大的楚國失去統一中國的機會。當“秦發兵擊之,大破楚師于丹淅”(《史記·屈原列傳》)后,作為楚國先王裔孫的屈原,也就只能在《國殤》中憑吊秦、楚大戰中陣亡的8萬多楚國將士了。

子庚的墓地,就在屈原憑吊的戰場上——子庚,知否?銅禁,知否?

賊口脫險盜墓賊意外留下“殘云”銅禁

“就是個殘破不堪的‘光板’銅案,長方形的;其中一個邊兒上,還塌陷了大半拉子;整個案子,裂為七八塊,就像經歷了一場大地震一般,也像極了震后裂變的大地!”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趙世綱先生說,“沒有現在的‘云紋’,前前后后、上下左右,都沒有‘云紋’,哦,就像近幾年流行起來的那些喝功夫茶的茶幾,最普通的那種、沒有什么裝飾的那種!”

與銅案同時出土的,是難以計數的彎彎曲曲的銅梗。“顯然,銅梗是從這個銅案上掉落下來的。但當時,你讓我想象這個銅案原本該是什么樣子,說實在的,想不來!”

盡管難以想象它的樣子,但這么個龐然大物還是震撼人心。“1米多長,霸氣十足,這讓我想起了‘問鼎中原’的楚莊王。研究器物銘文,獲知這個墓,不是楚莊王,而是他兒子子庚的。不過,他的這個兒子,也是楚國令尹,就是常說的宰相!它是楚國黃金時代的器物,是楚國能夠爭霸中原的一種象征!”趙世綱先生說。

盡管器型嚴重受損,但考古學家很快斷定:它,是一種罕見的青銅器物——禁。“當時淅川的同志已經把銅禁,包括他們發掘的一批青銅重器,運到了倉庫。”趙世綱先生說,“淅川楚墓的發現,實在太過突然。丹江口水庫水位一下降,村民發現,有青銅重器露出來了,就報告給淅川縣文管會。淅川的同志出于安全考慮,進行了搶救性發掘。我去的時候,東西都運到倉庫里了。但下寺楚墓考古報告,是由我主持撰寫的,前前后后的情況,我也很熟悉。”

1975年8月,河南省南部駐馬店地區連降暴雨,板橋水庫等中小水庫幾乎同時潰壩,遂平、西平等29個縣市受災,涉及1200萬人,沖毀京廣線鐵路100多公里……事故發生后,1976年、1977年丹江口水庫連續泄洪——蓄洪——再泄洪,這么一折騰,水落土去,竟把一個千年不言的楚墓群給“發掘”出來了。

楚墓群位于北高南低、向南一直插入丹江的一座高20-30米的土山上。這座土山,當地人稱為龍山;龍山上,有座寺院,名曰“下寺”;下寺與西北方的上寺,遙相呼應,“一在白崖萬山環抱中,一在山麓丹水旁,相望三十里,俗稱上下寺”,“學名”香嚴寺。

1967年,下寺被劃入丹江口水庫淹沒區;1974年,丹江口水庫建成蓄水,下寺沉隱在碧波浪濤中;1975年,板橋水庫等潰壩;1976年-1978年,丹江口水庫泄洪,水位下降,楚墓群被沖刷而出。

下寺2號楚墓在漢代已遭盜掘,但還是出土大型青銅禮器80余件,車馬器、兵器、玉器、金箔、骨貝等6000余件,其中通高在61.3厘米-68厘米之間的列鼎7件。鼎內有銘“王子午”,故被定名“王子午鼎”。尤為珍貴的是,鼎內鑄銘14行48字,記述了“王子午”擔當楚國令尹時的政績。“王子午”,正是楚莊王之子——子庚。由此,2號楚墓主人的身份,得以確認。

該墓出土的一套編鐘,共26枚,其中最大的一件通高120.4厘米,重152.8公斤。每鐘皆鑄銘文,內容相同,其中“唯正月初吉丁亥,王孫誥擇其吉金,自作和鐘”,“闌闌和鐘,用宴以喜,以樂楚王諸侯嘉賓,及我父兄諸士”等字句,記述了編鐘的用途,也說明這是王孫誥“孝敬”老爸子庚的。因有此銘,25000多年后,考古學家又把該套編鐘還給兒子、編鐘制作者王孫誥,定名“王孫誥編鐘”。

“盡管最動人心魄的發現,是云紋銅禁,但遺憾多多。銅禁徹底修復后,剩下一些殘件。殘件顯然不是銅禁的,卻與1號楚墓的兩尊龍耳方壺的構件極為相像,只是大一點兒。”趙世綱說,“1號楚墓的龍耳方壺,通高均為79.2厘米。既然2號楚墓的殘件比1號楚墓大,那么它被盜的兩尊龍耳方壺,通高肯定超過79.2厘米,當與蓮鶴方壺相若吧!”

因2號楚墓盜洞遺留有漢代器物,考古學家推測它的兩尊龍耳方壺,可能早在漢代就被盜走了。兩尊龍耳方壺放置在云紋銅禁上,盜墓賊盜移它們時,“打碎”了銅禁,才為今天的我們留下這片“云彩”。抑或,云紋銅禁以“玉碎”相抗爭,這才留在了主人身邊。

倘若兩尊蓮鶴方壺般的龍耳方壺,還放置在云紋銅禁上,風采依舊,該是何等壯觀?

虎口拔牙銅禁險被“羈留”北京

云紋銅禁剔透玲瓏,厚重莊嚴——是什么構建起它這令人嘆為觀止的絕世恢弘?

粗細不一的銅梗,如編織中國結一般,筑成銅禁禁體的朵朵“云彩”——銅梗共有5層,最內一層銅梗最粗,作為梁架;每根梁架兩側,伸出數條支梗,一如搭建建筑構件的斗拱。支梗縱橫交錯,相互卷曲盤繞,卻又互不相連,都在單獨以最內層、也是最粗的銅梗梁架作為支撐。如斯這般,重疊5層,美輪美奐。禁身四周,攀附的12只龍形怪獸有序排列,它們曲腰卷尾,探首吐舌,把嘴巴伸向禁體中心,不但形成群龍拱衛的藝術造型,還似垂涎酒的醇香、貪戀酒的美味。禁體之下,有序蹲伏著12只虎形異獸,張口吐舌,似不堪重負,似氣喘吁吁,托起禁身,更構筑起銅禁的莊嚴、神圣。

怪獸是龍是虎,似已無關緊要。但它們與禁身共同構建而成的銅禁,恰似在云游青天,那飄蕩的朵朵祥云把銅禁裝點得騰云駕霧,似夢如幻,飄然欲仙——此為醉酒之幻覺乎?此是酒中有仙乎?

云紋銅禁,因此得名。

如斯銅禁,當初只是一“光板”銅案與根根銅梗。讓其復活的,是中國青銅古器修復界三大圣手之一、河南博物院高級技師王長青。

難以計數的青銅碎梗,誰是誰的“鄰居”?在一堆銅梗乃至銅渣兒面前,研究斷痕,小心拼接,沒有耐心與毅力,是不可想象的。“這是王老先生帶領4位徒弟,花4年時間,耗4萬元,才修出來的呀!上世紀80年代初,4萬元,是個天文數字!”河南博物院研究員任常中說,“云紋銅禁的修復,是王老先生一生遇到的最大挑戰;它越洋過海,到美國展覽,至今沒有走位變形,堪稱他的經典之作。”

銅禁修復后,沒在河南博物院展覽,甚至絕大多數博物院工作人員還沒看到,就被運到美國去展出。“銅禁轟動美國,但接著也遇到很大的麻煩。”任常中說,“回到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就不想讓它重返河南了。他們說,失蠟法工藝,國家博物館必須展示。”

任常中一聽這話,急了。

但他耐著性子,對人家細心解釋:“這個價值是很大,一位年邁抱病的老師傅,帶著4位徒弟,沒日沒夜地費了4年時間,花了河南4萬元人民幣,但別說河南人,就是河南博物院的很多人,都還沒有見過它,它如果就此留在北京,恐怕不只是我受不了,將近一個億的河南人都受不了。”

國家博物館有關領導聞此,忙問:“這么嚴重?那怎么辦?”

任常中說:“你們不就是要反映中國的失蠟法嗎?我們用另外幾件用失蠟法鑄造的器物頂換怎么樣?”

“可以,那得5件!”國家博物館可能覺得上當了,竟然來個獅子大開口。

“一言為定!”任常中先生當即答應。

“最后,送去3件。不過,也難受呀!無奈,把王子午列鼎(7件)給拆散了!鼎的耳朵,是失蠟法鑄造的。另外兩件,是楚墓出的其他器物。”

美國人熱愛云紋銅禁,可能與咱們有別:2500多年前,竟然雕造254塊“蠟模”,鑄造出如此復雜的器物,這讓他們難以想象!

他們驚嘆中國先民的技術創新,要知道,失蠟法(熔模工藝)是現代西方制造業乃至西方崛起的溫床!

?

【專家點評】

1978年,河南淅川下寺2號楚墓出土的這件春秋晚期的云紋銅禁,莊嚴瑰麗,造型奇妙,鑄藝巧奪天工,霸氣自然天成,是河南博物院的鎮院之寶。

此禁整體用失蠟法鑄就。文獻所見中國最早用失蠟法工藝的時間,在唐代初年——《唐會要》說,高祖武德年間鑄造開元通寶,用的就是失蠟法。

因失蠟法文獻所見較晚,學界一般認為中國失蠟法工藝源自印度。云紋銅禁的出土,將中國失蠟法鑄造工藝的歷史向前推進1100年——此禁鑄造年代,不晚于公元前552年。墓主子庚是年而卒。

由此,學界認為失蠟法鑄造工藝至少在2500多年前的中國,就已相當成熟。它不是舶來品,是中國固有的三大傳統鑄造技術之一。

?

?

【打印此頁】 【關閉窗口】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广东彩票app下载 极速赛车杀一码公式 彩易科思合作的竞彩app 360体育直播网站 最新福建快3开奖结果 7星彩近500期 怎么让老虎机出大满贯 双色球086期历史开奖结果 四川金7乐下载 重庆老时时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