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超级3d过滤缩水工具
杜嶺方鼎
發布日期:2012-06-01

器物名稱:杜嶺方鼎

所處年代:商代早期

器物規格:通高87厘米,口長寬61厘米,耳高17厘米,足高25.5厘米,重約64.25千克

出土時間:1974年

出土地點:河南鄭州張寨南街

?

《史記》曰:“禹收九牧之金,鑄九鼎,象九州。”在中國,九鼎象征九州,是國家政權的象征。“桀有昏德,鼎遷于商,商紂暴虐,鼎遷于周”,此所謂定鼎中原,問鼎中原,三足鼎立也;周公制禮作樂,創列鼎制度,“天子九鼎八簋,諸侯與王朝卿士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二簋”,此所謂明貴賤,辨等列,別上下也。

故宮作為明、清兩代的皇宮,收藏青銅器物1萬多件,由此足見兩代帝王對青銅古器的迷戀,一如既往,一如夏商周三代君王。當司母戊大方鼎橫空出世的時候,安陽地方軍政長官冒著炮火,千里迢迢,把其押送到南京,呈獻給他們敬愛的蔣委員長……

幾千年過去了,穿越時空,浸染厚重的青銅古器,愈發神秘。張光直先生所言的“青銅就是政治”,還在牽系明、清帝王,乃至蔣委員長的心。

其實洗盡鉛華,鼎并不神秘——最初也就是個煮肉做飯的炊器,今天我們將其稱之為鍋的東西。

鼎的起源,就在河南——新鄭裴李崗遺址、舞陽賈湖遺址乃至鄭州大河村遺址等,都曾出土過不少陶鼎。河南之外,當然也有做飯煮肉的炊器,不過不是鼎,而是“釜”——就是項羽破釜沉舟的那個“釜”器。

史料記載:黃帝融炎帝戰勝蚩,大獲全勝,鑄過三鼎;大禹治水,德隆九州,鑄了九鼎。古史所言,黃帝、大禹所鑄之鼎,都是青銅之器;現代史家考證研究之后,也大都認為,黃帝與禹所鑄之鼎,當為青銅之器。

別說黃帝,就是大禹之鼎,到現在,也還沒有為現******古學所證實。

說歸說,就是白紙黑字寫在古書上,不經考古發掘證實,不見客觀存在實物,終是白說——就是中國百姓相信,西方學者乃至中國學者,也不會承認。這,是西風壓倒東風、中國接受西方學術方法與標準后,古老的中國必須支付的一種“代價”。安陽殷墟的科學發掘,征服了西方世界——晚商那銹跡斑斑的青銅,以其舉世罕見的光華,聚集了文明世界的目光。

整個世界的目光,幾乎都聚焦在司母戊大方鼎上。但司母戊大方鼎,是從哪兒來的呢?換言之,那燦爛的殷墟文化,是從哪兒奔涌而來的呢?

是鄭州商城,是杜嶺方鼎。

杜嶺方鼎不只是早商的一件青銅重器,更是中國乃至世界于人類的青銅時代,所創造的第一座青銅文明紀念碑——杜嶺方鼎是目前人類所能認知的年代最早、體量最大、鑄造最為完美、保存最為完整的青銅重器。

在擠掉登封陽城夏文化遺址出土的青銅容器殘片、偃師夏文化遺址出土的青銅與收集而來的青銅爵,乃至鄭州商城遺址出土的原始瓷尊后,杜嶺方鼎挺進河南博物院建院八十周年九大鎮院之寶的行列,成為中國青銅時代前半期(夏與早商、中商)古物序列中唯一一件入選河南博物院九大鎮院之寶的神器。

杜嶺方鼎——讓鄭州挺進“中國八大古都”的重要力量

“就一眼,直刺心底——鄭州,確實是一座王者之都了!一米來高、3500多年前的兩尊青銅方鼎,這,絕對不是一般人,也不是一般貴族能夠使用的,只能屬于商代王室的重器!何況不是一個,而是成雙成對!就是之后,成雙成對出現的,一般王室使用的也比較多。即使是一個大鼎,也必然與商王室祭祀有關,何況兩個大鼎非常有序地安放在一起!自打那一刻起,幾十年來,在我心中,鄭州商城遺址就永不再是一座普通的商代城市遺址,而是一座真真切切,能看得見、摸得著的王者之都了!”

30多年已經過去,談到1974年9月借著微弱的燈光、在黑乎乎的地道里看到銹跡斑斑的杜嶺方鼎后的“第一反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楊育彬先生脫口而出的就是“王者之都”——“兩尊青銅大鼎,破土欲出,崢嶸乍見,這種不言自威,這種沖天霸氣,非王莫屬!”

“鄭州商城”、“鄭州商城”,如此這般叫了二三十年,甚至都約定俗成了,但考古工作就是難以取得突破性進展——盡管自1959年郭沫若先生猜測“鄭州商城”有可能是商代都城后,考古工作者就極力尋求“鄭州商城”作為王都的證據,但直到1974年,考古工作者還是只能把“鄭州商城”作為商代早期的一座普通的城市遺址。

1959年7月4日,郭沫若先生專程到河南,考察了鄭州商城遺址。當他看完考古工地后,非常震撼,隨即題詩:“鄭州又是一殷墟,疑本中丁之所都。地下古城深且厚,墓中遺物富有殊……”但郭老的這種“疑似”,畢竟只是“科學猜想”,遠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科學認知——盡管他猜測“鄭州商城”可能是商王中丁所遷的 都,但卻拿不出什么“黃金白銀”作為證據。

而杜嶺方鼎于地下沉睡3000多年后重見天日,不期而遇地與當******古學家乃至科學家的相見,才讓鄭州商城遺址逐漸由“混沌”走向“清晰”,對它的認知,也因此而一步步“升級換代”:鄭州商城,一座商代早期的普通城市遺址——鄭州商城,“疑似”中丁之都,一座商代早期的都城遺址——鄭州商城,中丁 都,一座商代早期的王者之都,中丁遷都于此——鄭州商城,商湯亳都,一座商王朝開國之君成湯營建的國都——鄭州商城,一座3600年前營建的當時世界規模最大、最繁華的城市,商王朝的心臟與王都。有了鄭州商城的存在,因“斷代”而看似年輕的鄭州,一躍而成為“中國八大古都”之一,挺進中國大古都俱樂部。

這一系列“嬗變”,都是從杜嶺方鼎的被發現開始的;或者說,是杜嶺方鼎,挺直了中國學者認知“鄭州商城”的腰桿!——“鄭州商城”是“中國迄今發現的商代早期規模最大、年代最早的一座王都。它布局嚴整,氣魄宏偉,在中國城市發展史上,是一座不可替代的里程碑。享譽世界的商文明,就在這里起步。它的發現,不僅為安陽殷墟找到了文明的源頭,而且為尋找先商文化和夏文化提供了依據。在中國乃至世界古代文明探索中,它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鄭州商城’出土的青銅禮器,其數量之多、形制之大、鑄造花紋之精致,都是前所未有的。所有這些,都標志著在鄭州商城時期,中國古代文明已經進入初現輝煌的時期。”

“過去,有些學者認為,鄭州商城先后出土青銅器,都是商王室遇到突發事件,倉皇逃往(鄭州西北的)小雙橋(商代遺址)時,臨時埋藏起來的。我看,倒未必如此。這些青銅器,埋藏得相當規整,如遇突發事件,哪會埋得如此從容呀?它們,很可能,還是與商王祭祀有關!”楊育彬先生說,“1974年,杜嶺街出土第一批青銅器,兩尊青銅大鼎,一尊高100厘米、一尊高87厘米,但在土里,兩尊大鼎的口沿在一條水平線上,這顯然是有意而為之;1982年,順城街出土第二批青銅器時,我又發現這兒的青銅器的下面,鋪有一層木板,這,當然還是有意而為之;1996年,向陽食品廠出土第三批青銅器時,就更奇怪了——整頭牛(骨架),就和青銅大鼎在一起。這,就只能是祭祀了。”

故宮門釘——一看就是杜嶺方鼎“乳釘”之“翻版”

杜嶺方鼎等漸次出土于鄭州商城遺址的這三批青銅重器,在當年,它們到底是在“享受”過商代國王、王室何等尊崇的“禮儀”后,被奉安在鄭州的黃土之下,我們就是展開想象的翅膀,恐怕也難以追回一二。

這些神秘、詭譎而猙獰的青銅重器,能在今天訇然而出,一如玩笑,宛如兒戲——這,真是一場游戲一場夢!

“文化大革命”期間,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導百姓要“深挖洞,廣積糧”,為這事兒,多少部隊、多少百姓在挖地道,恐怕難以勝計。1974年9月的一天,下著小雨,氣溫驟降,但老百姓在杜嶺街、張寨南街挖地道的熱情卻一點兒也不敢降下來。突然,一位工友在隧道的右前方挖掘到一種堅硬的金屬器物。

“這兒有東西!”那位工友驚恐地大喊一聲。“是炸彈嗎?”這一問,把洞中氣氛搞得立馬緊張起來!

“不是!不是!”幾位大膽的工友用鐵鍬清去周圍的泥土,兩只銹跡斑斑的“大香爐”很快露出“原形”。

挖出“大香爐”的地方,離當時的河南省博物館有一兩公里,很近。這事兒,如刮風一般,很快傳到楊育彬先生的耳朵里。那時,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河南省博物館仍在“合署辦公”。

楊先生一行4人來到工地(鄭州百貨大樓東北約500米處),發現這地方位于鄭州商城遺址西城墻外約300米長的杜嶺土崗上,地勢高出周圍4米左右。進入地道,走了約300米,在洞的盡頭,他們終于看到幾件青銅重器,孤零零地鑲嵌在地道的右壁上:兩件大銅鼎東西并列,端正地擺放在一起。一件較大,一件略小。一件銅鬲,放在那件較大的銅鼎內。埋藏者為了把高低不一兩件銅鼎擺放整齊,那尊略高的銅鼎下的生土,被挖低了一些,看上去,兩鼎的口沿是在一個水平面上的。兩鼎形制、紋飾相同,雙耳,斗形方腹,四個圓柱形空足。器表飾以饕餮紋、乳釘紋。

為了確定青銅重器所處的地面方位,他們只得用探鏟從地道里向地表鉆。填土經過夯打,十分堅硬。鉆洞里落下的土,把他們“裝扮”成“土人”,最后“鉆”到了一戶人家的大衣柜下——青銅重器,在地下6米。

這兩尊青銅方鼎,大的被命名為“杜嶺一號”,通高100厘米,口徑62.5厘米×61厘米(基本是正方形),重86.4公斤;小的被命名為“杜嶺二號”,通高87厘米,口徑61厘米×61厘米(標準正方形),重64.25公斤。“杜嶺一號”現存中國國家博物館;“杜嶺二號”被河南博物院收藏。

1982年、1996年鄭州商城遺址出土的兩批6尊青銅方鼎,則皆是蓋房打地基時被工人意外發現的。其埋葬深度與形制,與杜嶺方鼎大體相若。它們大都為河南文物考古研究所、河南博物院所收藏,沒有離開鄭州。

杜嶺方鼎裝飾的,是饕餮紋與乳釘紋。鼎是大鍋,“饕餮”與“乳釘”,張揚的當然是“吃”。饕餮是貪食的猛獸,象征吃;現在時尚Party,愛說是“饕餮之夜”,是不得了的東東。“乳釘”如乳頭,當然也是說“吃”的事兒;故宮大門上九縱九橫,八十一個“乳釘”,也是大到天邊兒了。這大概叫皇帝吃天下吧!而王府州府縣衙能夠“享用”的門釘,那“乳頭”樣的東西,就必須漸次減少下去了!

杜嶺方鼎是目前發現的最早裝飾饕餮紋與乳釘紋的中國禮器——這“禮”,現在還活在中國的大地上,活在中國人的心中。

杜嶺方鼎,最古老,最年輕。每每看到杜嶺方鼎,都會想起故宮的門。

?

點評專家: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楊育彬

?

【打印此頁】 【關閉窗口】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山东新群英会中奖技巧 刮刮乐中奖代码在哪看 河内五分彩是正规的吗 时时封禁 体彩金七乐玩法介绍 快乐时时和澳洲一样的吗 北京快乐8最新走势图 广东时时几分钟开奖 河南22选5开奖 大乐透开奖历史完整版